美媒:分配资源将是美军新计划难点

参考消息网3月8日报道 美国《政治报》网站3月3日发表题为《奥斯汀希望聚焦中国,但他有钱吗?》的文章,作者为该报记者拉拉·塞利格曼和康纳·奥布赖恩。文章针对美印太司令部提交国会的新增支计划认为,在国家安全官员和议员们努力平衡中国、中东和五角大楼其他优先事项(比如武器现代化)之际,如何在5月初的预算请求中分配资源将成为关键问题。文章提及,美国印太司令部司令菲尔·戴维森向国会提出请求,在未来5年增加约270亿美元预算——2022财年申请总额47亿美元,2023-2027财年增加228亿美元——用于针对中国的“太平洋威慑计划”。美国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则称,对华竞争是重中之重。但是,至少有一位高级议员对在亚太地区的大规模集结持谨慎态度——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华盛顿州民主党人亚当·史密斯是旨在威慑中国的新“太平洋威慑计划”的发起人之一。他表示并不确定戴维森的请求是否是解决问题的正确答案,也不确定它将如何反映在该委员会的年度防务政策议案中。史密斯一直对国防开支大幅增加和扩军计划持怀疑态度,他表示,更希望美军关注建立威慑,预算分配目标不应是追求绝对优势霸权,而是寻求建立威慑。史密斯说:“如何花这些钱比你拥有的数额重要得多。我不接受这样的假设,即我们必须在军事上投入更多资金,以充分遏制中国。”文章称,由于拜登政府未来可能逐步收紧国防预算,且2021财年美国国防预算也不会有太大增幅,印太司令部提出的这一大幅增支需求,实际上要求五角大楼“在其他重大项目上做出取舍”。曾在特朗普政府担任国防部官员的埃尔布里奇·科尔比指出,截至目前,拜登政府已表示无意从中东或欧洲撤走有限驻军。与此同时,拜登政府还希望给五角大楼已经不堪重负的任务增加应对流行病及气候变化等新内容。科尔比说:“关注中国并使军队现代化是正确的。但实现这一目标的关键是艰难的取舍。”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专家托德·哈里森指出了五角大楼繁琐的预算程序的现实——政府不大可能在第一年就大幅削减采购计划。“国防预算中很大一部分都与一年之内无法轻易改变的东西捆绑在一起,比如部队结构和人员组成。我怀疑我们在首次提出预算请求时不会看到采购项目大幅削减,但你永远不会知道。我们可能会感到意外。”了解相关讨论情况的一名前国防部官员说,印太司令部和五角大楼领导层可能希望加强在太平洋地区的力量,以安抚地区盟友,威慑未来可能发生的冲突,但国防部成本评估与计划估算办公室的预算分析师则敦促谨慎行事。这位人士强调,各方在关岛防空和反导系统的改进要求上存在分歧。印太司令部要求在2022财年拨款3.5亿美元,在2023-2027财年再拨款13亿美元,引进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研发的陆基版“宙斯盾”岸基系统。然而,其他人认为,具备弹道导弹防御能力的驱逐舰就可以充分保卫关岛,新导弹防御系统是不必要的。文章称,这一请求反映出,在特朗普退出《中导条约》后,美军可能会在西太地区部署中程弹道导弹。文章介绍,尽管可能存在分歧,但奥斯汀的团队已经暗示,为了将资源用于对抗中国,一些重大项目可能会被砍掉。五角大楼上月下令对几个最昂贵的项目进行评估,从F-35战斗机到战舰和核武器。作为这份由奥斯汀的副手、著名中国问题专家希克斯指导的评估报告的一部分,五角大楼还将审查美国中央司令部在中东投入的资源。另一位熟悉相关讨论的前国防部官员说,作为预算程序的一部分,五角大楼官员还在考虑削减军队规模,以便为印太司令部腾出资源。据一名国防部官员说,戴维森的简报得到了五角大楼高层领导人的“积极反馈”,其他高级议员也对戴维森的请求表示欢迎。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来自俄克拉何马州的高级别共和党人吉姆·英霍夫说,戴维森的计划为议员们提供了“在印太地区保持威慑以及成功启动‘太平洋威慑计划’所需要的能力”的路线图。英霍夫去年与现任主席、罗得岛州民主党人杰克·里德共同发起了这一计划。英霍夫在写给《政治报》的声明中说:“相对于我们的联邦总预算,这只是笔小投资,但却可以让我们重拳出击,恢复我们的地区优势、避免太平洋地区战争。现在,国会和国防部必须确保‘太平洋威慑计划’得到适当的资源以实现其预期目的。”伊利诺伊州民主党参议员塔米·达克沃思说,她认为该司令部制订的是一项“前瞻性战略”,这令她“受到鼓舞”。“如果我们计划应对这一挑战,必须优先考虑我们的投资,并确保我们支持能够应对现实局势的多维方式——包括早就该采取的优先考虑一些关键领域的做法,比如加强我们在该地区的联盟和伙伴关系,增强后勤网络和支援等。”但文章指出,尚不清楚拜登政府能否真正从中东转移,数十年来,中东一直困扰着历届美国总统。文章提到,以对华强硬著称的密苏里州参议员乔什·霍利近日表示:“你们想想我们在多个战区的其他安全承诺。所以,不只是印太司令部现在如此,欧洲和其他地方也一样。我担心的是,我们可能缺乏同时履行各种承诺的资源。”(编译/洪漫) (责任编辑:admin)